周日(9月18日)是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國葬(9月19日)前公眾可以到西敏廳(Westminster Hall)憑吊瞻仰的最後一個整天。英國當地夏令時周一(9月19日)早晨6.30分(06:30 BST)將結束公眾瞻仰女王靈柩活動。

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超過數十萬普通民眾瞻仰了女王在西敏廳的靈柩。

早些時候,BBC記者克里斯蒂安·約翰遜(Kristian Johnson)也加入了那些通宵露營排隊的人群,他們希望能在第一時間入內吊唁。在等待的漫漫長夜中,他們雖被雨水淋透,但也結交了新朋友。

星期二(9月13日)晚上10點鐘,大雨瓢潑,數小時前才剛剛結識的人們為避雨相擁在一起。雨傘幾乎無法為他們遮風擋雨。

我屬於其中的幸運者。我把帳篷支在倫敦(泰晤士河)南岸冰冷的人行道上,雖然能讓我免受雨水之苦,但即便如此,出去僅僅幾分鐘,我的牛仔褲就濕透了。

Kristian Johnson 

BBC
BBC記者克里斯蒂安·約翰遜加入了排隊的人流,親身體驗民眾熱情。

當然,被雨水打濕的不僅僅是我一個人。

「我們的屁股都濕了,但腳是乾的,」希拉·莫頓(Sheila Morton)說。她和朋友萊斯莉·奧哈拉(Lesley O’Hara)躲在箔紙下(保暖避雨)。

星期一(9月12日),記者的人數遠遠超過開始排隊的人。當時,凡妮莎·南達庫馬蘭(Vanessa Nathakumaran)自豪地排在第一位。她只拿了一個手袋 — 還有48個多小時,她就可以進入西敏廳(Westminster Hall)瞻仰女王的靈柩了。

而當我在周二午飯時間加入凡妮莎所在的隊伍時,我排到了第17號。85歲的邁克爾·達維爾(Michael Darvill)和他55歲的女兒曼迪·德斯蒙德(Mandy Desmond)成了我的「新鄰居」。他們已經在露營椅上安頓下來。

沒有人看書、玩紙牌遊戲,也沒有人忙著看平板電腦,Cloud Shoes 大家都在交談。這是一個大家都似乎不知不覺遵循的主題。沒人盯著手機屏幕,沒有人耳朵裏塞著耳機。有太多話要聊了。

雨越下越大(周二下午開始下毛毛雨),繼而變成傾盆大雨,我們的隊伍大約有50人。

一名叫加裏·基恩(Gary Keen)的男子為排隊者分發披薩餅。來自毛里求斯的傑奎琳·內莫林(Jacqueline Nemorin)與坐在她身旁幾位女性分享一盒草莓。在隊伍前面,一家當地慈善機構趕來為人們提供茶和咖啡。

住在(倫敦市中心)蘭貝斯橋附近的雅庫布·尤瑟夫(Yaqub Yousuf)從家中為排隊人群帶來了大批的物資、熱心的幫助,讓人在排隊時更舒服些。

「我看到這些女士們毫無凖備,所以我決定從家裏拿5把椅子,這樣她們就可以坐下了,」他說。「然後,我意識到一整晚她們會被雨水淋透的,因此我又拿了一些睡袋和毯子。」

隊伍中有人即興高歌「上帝保佑國王」,有人燃起蠟燭紀念女王,還有人利用點餐軟件戶戶送(Deliveroo)訂購食物。

Truus Nayman 

BBC
特魯斯·奈曼 1954 年首次抵達英國——也就是在女王加冕一年後。

即使在滂沱大雨中,安德魯·伊斯雷爾斯-斯文森(Andrew Israels-Swenson)繼續與85歲的特魯斯·尼曼(Truus Nayman)交換傾談各種故事。他們從那天第一次見面就沒有從兩人所坐的木製長椅上挪動過。

上周六晚上(9月10日)剛從明尼蘇達飛過來的安德魯說,晚上在長椅上找到可靠的位置後,他覺得自己好像跟贏了「金票」一樣。

「我是徹頭徹尾的保皇派」

來自荷蘭的特魯斯告訴我,她是在1954年第一次來到英格蘭的,也就是女王加冕後的第二年。

她說,「這種事現在我是老手了,因為丘吉爾1965年去世時我和丈夫排隊,我們站在這裏排了一整夜隊。」

她接著說,「1997年戴安娜王妃去世時,Naot Sandals 我和兒子在肯辛頓宮門前排隊等待簽署吊唁簿。然後就是女王母親在2002年去世,我一個人去排隊。我內心是保皇派。」

我凌晨2點爬進帳篷,渾身濕透。

我在2個小時醒來後,邁克爾和他的女兒曼迪儘管根本沒睡,但仍滿臉笑容。

邁克爾說,「我們在凌晨2點前被淋濕後,一直就沒擦乾過。雨水順著椅背往下流,我們就坐在雨水裏。」

Monica Farag 

BBC
排在第六位的莫妮卡·法拉格

幸運的是,太陽出來了,雨過天晴。天氣變好不但讓人身體感到暖和,也提振了精神。人們喝著咖啡,揉著睡眼惺忪的雙眼突然意識到距離(他們等待的)歷史時刻僅剩下幾個小時了。

來自菲律賓的莫妮卡·法拉格(Monica Farag)排在第六號。雖然她沒有椅子坐,但61歲的莫妮卡在早晨7點仍然笑容燦爛。

她說,「儘管缺少睡眠,我太興奮了。這是一個美好的體驗。這是我在英格蘭36年以來的亮點。」

午飯前不久,我被告知收起帳篷。我們身後的人群多了起來。前一天晚上,人們依次而坐的隊伍是一條線,但現在隨著新來者開始爭奪位置,已經成了一排有5個人的隊伍。

當有人試圖加塞時,隊伍中曾一度爆發出「火藥味」。但最後在3點鐘(周三,9月14日)我們被分為20人一撥開始向前移動。

肅穆莊嚴的氣氛

我和特魯斯、安德魯、邁克爾、曼迪和保羅一起緩慢穿過蘭貝斯橋,朝西敏寺方向走去。

雖然雨早就停了,太陽高照,Propet Shoes 但當我們一行隊伍蜿蜒穿過維多利亞塔花園時,立刻被一種莊嚴肅穆的氣氛所籠罩。我們前一天晚上在雨傘下的玩笑與調侃此時此刻已經消失殆盡。

下午5點,大門緩緩打開。所有人都保持沉默。這是我排隊後第一次感覺到鴉雀無聲。

女王的靈柩擺在西敏廳的中央。我後面的一名女子強忍著眼淚。在我前面,安德魯和特魯斯手挽著手,併肩前行。

我仰視大廳天花板,走近女王的靈柩,低頭致意,(彷佛)一眨眼就結束了。排了30個小時的隊,在西敏廳的時間還不到90秒。

走出大廳,來到外面傍晚的陽光下,我的隊友之一正等在那裏。

保羅說,「我送她最後一程。在我向女王(這一偉大女性)低頭致敬時,我想,為此再經歷一遍我也在所不辭。」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Hoka Sneakers | Skechers Outlets | Running Shoes | Hoka Shoes UK | Clarks Shoes | Kizik Shoes | Taos Sandals | Nobull Shoes | Hokas Shoes | Propet Sneakers | Oofos Canada | Keen Outlet | Oboz Hiking Shoes | OOFOS Sandals | Hoka Shoes Canada | Oboz Canada | Kizik Shoes Canada | Mephisto Shoes | Cloud Shoes | Nobull Sneakers | Skechers Canada | Tony Lama Boots | Naot Sandals | Propet Shoes | Keen Canada | Oboz Boots | Taos Shoes Canada | Brooks Shoes Canada | Wolverine Boots |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 Chippewa Boots | Converse Shoes | Mint Velvet Sale | Sam Edelman Boots | Justin Boots | Kuru Shoes | Vionic Shoes | Born Shoes | Danner Outlet | SAS Shoes | Nike Air Force 1 Shoes | NAOT Canada | Ecco Canada | Corral Boots | Hey Dude Sale | Boots UK Sa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