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成本高漲,關鍵商品價格飆升,正驅使著人民走上街頭抗議。BBC透過描繪自2021年1月以來跟能源有關的抗議,顯示今年以來示威數目猛增。

能源價格從許多方面影響著日常生活——個人出行、貨物運輸等,這能推升食品價格,以及發電和供暖代價走高。

世界各地群眾紛紛上街要求改變,要求讓人們更買得起燃油,甚至首先要買得上。

有人和平靜坐,也有人攻擊政府,有人付出更沉重的代價。

那天,16歲的卡迪亞·巴(Khadija Bah)站在家中陽台的時候,被流彈擊中。

那裏是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Freetown, Sierra Leone;又稱自由城)城東,連日來,卡迪亞看著離家不過幾米遠的人群持續壯大,他們在抗議燃料價格上漲。

但在8月10日,示威演變成暴力衝突。就在武裝警察與示威者衝突之際,一枚流彈打進了卡迪亞年輕的軀體。她倒在地上,幾乎是當場斃命。

她的母親瑪麗亞·塞賽(Maria Sesay)說,女兒逝世這事情她至今仍無法接受。她說,在當地上中學的卡迪亞本來夢想要當護士。

「我很難過。我辛辛苦苦把她帶大,現在她死了,我很痛苦。」

卡迪亞·巴的父母阿卜杜(右)與瑪麗亞(中) 

BBC
卡迪亞·巴的父親阿卜杜(右)與母親瑪麗亞(中)。

為了燃料大打出手

這場因破紀錄燃料價格而起的暴力衝突,是這個西非國家多年來所未見的。

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8月的暴力警民衝突共造成25人死亡,包括五名警員。

3月至今,燃料價格幾乎翻了一番,從每公升1.2萬利昂(Leone;0.86美元;5.16元人民幣)漲至7月份2.2萬利昂的紀錄高位。這繼而引致食品價格飆漲。

央行在7月份發行新鈔票——把利昂面值刪掉了三個零——試圖恢復民眾對飽受通脹摧殘的貨幣的信心。

塞拉利昂弗里敦街頭示威民眾衝向防暴警察(10/8/2022) 

AFPTV
弗里敦(自由城)8月曾爆發大規模衝突。

在當局宣佈全市宵禁後,暴力衝突終告平息。互聯網被限流,以阻止示威者互通消息,組織又一場遊行。

塞拉利昂總統朱利葉斯·馬達·比奧(Julius Maada Bio)後來宣稱,這些示威的目的是要推翻政府。許多當地居民不滿此說法,他們告訴BBC,他們是因為燃料和食品價格持續上漲,才上街抗議。

在與物價飆漲抗爭和群眾上街抗議生活成本高升的問題上,塞拉利昂並不孤單。

一場全球汽油危機

BBC透過分析由武裝衝突地點和事件數據項目組織(ACLED)所搜集的全球數據確認,今年1月至9月間,超過90個國家和地區有群眾為了燃料供應與價格問題而走上街頭。

其中,三分之一的國家不曾在2021年發生過燃料供應相關示威,以西班牙為例,該國在2021年沒有因為燃料價格而發生過示威,但單是今年3月就爆發了335場示威。

自2022年1月1日以來經報道的燃料相關抗議活動

(資料來源:BBC分析ACLED數據)

過去九個月,地球上沒有任何一塊大陸躲得過因燃料而起的抗議。

今年以來,印度尼西亞有超過400次因汽油而起的抗議,2021年只有19次;2022年首八個月,意大利有超過200次此類抗議,去年則只有兩次;厄瓜多爾單是在今年6月便發生了超過1000場跟燃料有關的抗議,數字頗為驚人。

安全與情報顧問企業蜻蜓(Dragonfly)的首席情報官亨利·威爾金森(Henry Wilkinson)對全球抗議模式加以分析後指出,發生這些抗議活動的地點讓他感到意外。

「這次不尋常的地方在於,我們在通常對示威抗議不感冒的地方看見示威發生。烏克蘭戰爭帶來了超乎比例的巨大衝擊,解決這場衝突將能顯著緩和全球危機。」

烏克蘭是燃料價格飆升的唯一原因?

不是的。導致全球燃料價格走高的關鍵因素有三:

  • 原油——新冠病毒病(COVID-19)疫情爆發初期油價相對較低,因為大批企業暫時關停,對能源需求崩潰。但隨著人民生活恢復至「新常態」,能源需求增加,但供應追趕吃力,價格自然水漲船高。
  • 美元——兌英鎊、歐元、日圓與中國人民幣匯率正處於歷史高位。用來製造汽油的原油均以美元採購,本地貨幣兌美元匯率走低,就意味著燃料價格越來越貴。
  • 烏克蘭—俄羅斯衝突——導致許多國家宣佈禁止俄羅斯石油進口,對其他石油來源地的需求上升,導致價格走高。

從經濟崩潰到政治崩潰

在這91個因為燃料價格而發生社會動蕩的國家和地區中,斯里蘭卡今年早些時候發生的大規模抗議迫使政府低頭,最終把總統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拉下台。這個國家因此登上國際新聞標題。

斯里蘭卡通脹率之高,在亞洲數一數二。當地目前仍在遭遇生活成本危機,燃料、食品與醫藥價格繼續攀升。

斯里蘭卡科倫坡警察施放催淚彈驅散抗議經濟崩潰的高中生(21/5/2022) 

AFP
7月5日,斯里蘭卡原總理威克瑞米辛赫(Ranil Wickremesinghe)宣佈這個印度洋島國「破產」。

在首都科倫坡(Colombo)市郊的富人社區塔拉瓦圖哥達(Thalawathugoda),48歲的果菜攤攤主威馬拉·迪薩納亞卡(Wimala Dissanayaka)說,她的一家人如今只能勉強糊口。

「所有東西的價格都在飛漲,我們的生活成本在漲,但我們的收入絲毫不變。」

「我有三個孩子,而公交車(公車/巴士)票價漲速飛快。現在每位孩子上學得花100(斯里蘭卡)盧比(0.27美元;1.97元人民幣),那三個人一天就是600盧比。」

威馬拉說,她再也負擔不起給小卡車加油,用來把蔬菜拉到菜市場去。她只能坐公交,或者是跟其他攤販拼車。

「價格這麼高,我的顧客都不想花錢。從前買500克、1公斤蔬菜的客人現在只買個100克、250克的。從前開車來、騎摩托車來的,現在不是走路來,就是騎腳踏三輪車來。」

茫茫前路

當世界各國政府急謀對策應付本國經濟危機之際,抗議食品與燃料價格的抗議持續。對於一些人來說,他們要付出的代價尤其沉重。

根據BBC的研究,過去九個月,超過80人因燃料價格而起的抗議活動而喪命,這些人來自阿根廷、厄瓜多爾、幾內亞、海地、哈薩克斯坦、巴拿馬、秘魯、南非和塞拉利昂。

在弗里敦,市面已恢復平靜,多數商販已重新開門營業。但對卡迪亞的父親阿卜杜(Abdul)以至於舉家上下,生活從此不再一樣。

「我女兒本來前途無限,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Hoka Sneakers | Skechers Outlets | Running Shoes | Kizik Shoes | Taos Sandals | Nobull Shoes | Oofos Canada | Keen Outlet | Oboz Hiking Shoes | OOFOS Sandals | Hoka Shoes Canada | Oboz Canada | Kizik Shoes Canada | Mephisto Shoes | Cloud Shoes | Nobull Sneakers | Skechers Canada | Tony Lama Boots | Naot Sandals | Propet Shoes | Keen Canada | Oboz Boots | Taos Shoes Canada | Brooks Shoes Canada | Wolverine Boots |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 Chippewa Boots | Converse Shoes | Sam Edelman Boots | Justin Boots | Vionic Shoes | Born Shoes | Danner Outlet | SAS Shoes | NAOT Canada | Ecco Canada | Hey Dude Sale | Boots UK Sale | Born Boots | Clarks Boots UK | Bates Boots | Dolce Vita Boots | Georgia Boot | Carolina Boots | Tecovas Boots | Double-H Boots | Merrell Boots | Bionica Shoes | Mephisto Boots | Danner Boots | Salomon Boots | OOfos Shoes | Dolce Vita Shoes | Naot Shoes Womens | Brooks Running Shoes | SAS Sneakers | Vans Outlet | Thursday Boots | Red Wing Boots | Danner Boo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