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薄霧中若隱若現的是巨大的冰山,比城裏的街區還大的冰山。卡利拉克·馬特森(Kaleeraq Mathaeussen)正從冰冷的海水中釣起一又一大比目魚。

「現在越來越不如從前了,」他說。風越來越大,越來越不可預測。

從北極圈往北250多公里(155英里)的地方,格陵蘭島西部,海濱小鎮伊盧利薩特是一個繁忙的港口。

卡利拉克從14歲開始就在這片水域捕魚,像當地其他人一樣,他目睹了周圍的變化。

每到冬天,他出門經常用狗拉的雪橇。但現在海里不再像以前那樣結冰了。

「自2001年以來,我注意到冬天迪斯科灣的冰沒有以前那麼多了,」他說。

「我開始注意到冰層越來越弱,又目睹了那麼天翻地覆的氣候變化,我非常擔心,」他解釋說。

「今天,駕雪橇去釣魚太危險了,事情變得難以預測,」他解釋道。他從兩年前就不再用雪橇,改用漁船出海釣魚。

卡利拉克從14歲開始就在這片水域捕魚 

BBC
卡利拉克從14歲開始就在這片水域捕魚

過去幾個世紀以來,格陵蘭島北部的部族社區的生存環境屬於世界上最艱難的。

但北極地區的氣溫上升速度比地球上其他地方都快,氣候變化正在對當地的生活方式產生顯著影響。

伊盧利薩特(Ilulissat)的郊區,色彩繽紛的公寓樓俯瞰著一片田野,那裏是數十條狗的家園。

卡利拉克仍擁有30多條狗。以前,他用狗拉雪橇出行,但現在留著它們只是為十幾歲的兒子。「我仍然懷念那種生活方式,但現在只能這樣了,」他說。

狗拉雪橇是格陵蘭島北部和東部的傳統,歷史悠久,但現在已經被許多當地獵人和漁民放棄,全國雪橇犬的數量在減少。

弗萊明·勞裏岑(Flemming Lauritzen)說,大約20年前,單單在伊盧利薩特就有大約5000條雪橇犬,現在只有大約1800條。他和他的妻子安妮·蘇菲(Ane Sofie)經營一家狗拉雪橇旅遊公司。

她說,她是伴著雪橇犬長大的,「看到[狗]從我們的文化中消失,我很不高興。」

部分原因是疾病和雪地摩托的興起。氣候變化也是一個因素,「冬季越來越短,我們可以感覺到這一點,」弗萊明說。

格陵蘭雪橇犬趴在柵欄上 

BBC
格陵蘭雪橇犬是一種獨特的品種,但它們的數量已經下降

多年來,他們還目睹了附近的冰川退縮。

「所有那些冰現在都消失了,」弗萊明指著塞爾梅克庫亞勒格和雅各布港冰川的地圖說。

那裏是格陵蘭島冰蓋與大海相遇的少數幾個出口之一。每年有3.5萬立方米的冰塊脫離冰川,湧入迪斯科灣的大塊浮冰比北半球其他任何地方都多。

旅遊觀光小艇船長喬治·喬納桑森在這些巨大的浮冰中靈巧穿梭。即使是像他這樣的年輕人也看到了變化。

「我小時候天氣更可預測。現在……我們永遠不知道冬天會怎樣,」他說。

「我認為今年與其他年份相比很不尋常」,他說,今年夏天很冷,「另外,格陵蘭島的很多地方降雨量都創紀錄。」

阿凡納塔區的市長帕勒·傑里米森被問及氣候變化時說:「我們每天都能感受到它。我們每天都能看到它。」

他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再往北,靠近圖勒的地方,海冰的退縮正在衝擊當地獵人的生活方式。

「他們習慣了非常漫長的狩獵之旅,現在再也做不到了。所以他們必須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

他說:「有不好的,也有好的。」

在某些方面,北極生活變得更加容易。溫和的冬天帶來了新的機會,伊盧利薩特正在蓬勃發展。

冰川融水中的營養物質正在豐富海洋生物,現在可以全年乘船捕魚。大比目魚的價格也更高,像卡利拉克那樣的漁民現在日子過得更好。

伊盧利薩特(Ilulissat)鳥瞰 

BBC
伊盧利薩特(Ilulissat)在格陵蘭語中是冰山的意思。

「駕著狗拉雪橇去捕魚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但漁船捕魚正在增多,」 格陵蘭大比目魚公司首席執行官埃里克·西弗森說。”氣候變化使我們當地漁民有機會增加營業額。

不過,他強調,氣候變化的確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

「現在它(冰川)已經消減了很多,冰山沒有那麼大了。你可能會認為它們很大,但它們已經不如我們當年看到的那麼大了,」他說。

預計新的航線將 進一步向北延伸,礦業勘探公司將被吸引到格陵蘭島,估計開礦將變得更加容易。

與此同時,冰川融化導致沿海地區出現大量沉積沙礫,而 最近的一項調查 發現,四分之三的居民支持開採和出口沉積沙。

哥本哈根大學和格陵蘭大學 在新冠大流行之前的研究發現,90%的格陵蘭人認為氣候變化正在發生。四分之三的人認為他們對氣候變化的影響有親身經歷,絶大多數人表示這對他們個人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雖然這些觀察大多是零散的記述,但科學家們已經就全球變暖對格陵蘭冰蓋的影響發出了嚴厲警告。

目前,那裏的冰蓋融水每年導致全球海平面增高1.5毫米。最近, 科學家們預測 ,即使採取行動遏制碳排放,仍無法避免海平面上升至少27厘米。如果冰蓋完全融化,海平面將上升超過7米(23英尺)。

來自格陵蘭的海上冰山數量之多居北半球之首 

BBC
來自格陵蘭的海上冰山數量之多居北半球之首

「在90年代後期(降雪和融冰)還處於平衡狀態,」挪威北極大學的冰川學家阿倫·哈伯德(Alun Hubbard)解釋說。「目前這個系統處於赤字狀態。降雪量跟不上融化和冰山崩解的速度。」

「在過去的10年裏,我觀察到這裏發生的變化,」這位科學家補充說,「我明白了,確實正在發生實實在在的突變。」

在首都努克的一家咖啡店裏,21歲的學生和社會活動人士伊露娜·索倫森(Iluuna Soerensen)說:「你若來自格陵蘭島,那麼你與自然的聯繫如此緊密,以至於能清楚看到所有的變化。」

她解釋說,技能和知識是從長輩那裏傳下來的。「如果因為大自然的變化導致這些知識不再正確,那就相當令人擔憂了。」

「人們確實害怕未來將有如此大的變化,”她補充道。”但現在同樣令人擔憂。」

伊露娜·索倫森在咖啡館 

BBC
21歲的學生和社會活動人士伊露娜·索倫森(Iluuna Soerensen)認為當地居民會因變化而擔心害怕

全部圖片版權BBC所有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Hoka Sneakers | Skechers Outlets | Running Shoes | Kizik Shoes | Taos Sandals | Nobull Shoes | Oofos Canada | Keen Outlet | Oboz Hiking Shoes | OOFOS Sandals | Hoka Shoes Canada | Oboz Canada | Kizik Shoes Canada | Mephisto Shoes | Cloud Shoes | Nobull Sneakers | Skechers Canada | Tony Lama Boots | Naot Sandals | Propet Shoes | Keen Canada | Oboz Boots | Taos Shoes Canada | Brooks Shoes Canada | Wolverine Boots |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 Chippewa Boots | Converse Shoes | Sam Edelman Boots | Justin Boots | Vionic Shoes | Born Shoes | Danner Outlet | SAS Shoes | NAOT Canada | Ecco Canada | Hey Dude Sale | Boots UK Sale | Born Boots | Clarks Boots UK | Bates Boots | Dolce Vita Boots | Georgia Boot | Carolina Boots | Tecovas Boots | Double-H Boots | Merrell Boots | Bionica Shoes | Mephisto Boots | Danner Boots | Salomon Boots | OOfos Shoes | Dolce Vita Shoes | Naot Shoes Womens | Brooks Running Shoes | SAS Sneakers | Vans Outlet | Thursday Boots | Red Wing Boots | Danner Boo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