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3日是斯里蘭卡總統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下稱「戈塔巴雅」)預期會請辭下台的日子。然而,當地時間14日清晨來臨,此時已利用總統權力指令軍機送他離境到馬爾代夫的戈塔巴雅,卻尚未正式請辭。逐步撤出被佔領總統官邸的示威者直到本文出街之時,仍在混亂中觀望着這位出逃總統會否真的請辭下台。

戈塔巴雅此刻預計將會從馬爾代夫飛到新加坡,最終據報會以沙特阿拉伯為終點。由於總統之位給予戈塔巴雅刑罪豁免,他似乎是要等到自己的安全得到百分百保障之後,才會願意正式辭職。如果一切順利,這位此前據稱曾遭斯里蘭卡入境部門官員阻止出境的總統,總算憑着其官方權力逃離國境,暫時避過了下台後須為貪污和內戰時代的戰爭罪行負責的危機。(不過其家族的其他主要成員卻尚在國內。)

總統去後,兩個月前才在危機中接任總理的政壇耆老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成為了代總統。由於維克勒馬辛哈被視為「戈塔巴雅的人」,Hokas Shoes 示威者對其成為代總統掌權的變局大感震怒,在13日衝破軍隊圍欄成功佔領總理辦公室,跟此前佔領總統官邸和總理官邸的行動一般。

維克勒馬辛哈則馬上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要求警方和軍隊採取一切必要手段去壓止示威。他甚至將示威者形容為意欲撕毀憲法的「法西斯主義者」。不過,軍隊也是人民的一部,維克勒馬辛哈對軍隊的掌控度成疑,有前陸軍司令竟公開呼籲軍人不應向人民向槍,而要把槍頭指向貪腐政客。

雖然此刻戈塔巴雅似乎未肯正式請辭,但這場連月來高呼「戈塔回家」(Gota Go Home)的示威者總算暫時趕走了拉賈帕克薩這個政治世家此刻的掌權者,而未能跟隨戈塔巴雅逃出的家族長老,如前總統、前總理馬欣達(Mahinda Rajapaksa)以及前財政部長巴西爾(Basil Rajapaksa)等,未來也有可能要面對司法清算。

斯里蘭卡:圖為2022年7月13日,示威者佔領斯里蘭卡總理維克拉馬辛哈的辦公室,要求他辭職。(AP)

斯里蘭卡:圖為2022年7月13日,示威者佔領斯里蘭卡總理維克拉馬辛哈的辦公室,要求他辭職。(AP)

拉賈帕克薩家族的終結

這可算是拉賈帕克薩超過半個世紀政治世系的終結——就算不是終結,也是一種暫停。戈塔巴雅、馬欣達等人的祖父,在英國殖民時代已是獲殖民政府指派的地方頭目(稱為「Vidane Arachchi」);他們的父親則在獨立後擔任國會副議長。不同的家族成員其後也一直出任官職。

馬欣達2005年當選總理,打着南方鄉間普通人的旗號上台,鼓動僧伽羅人的民族主義,誓要中止與北部坦米爾人的內戰。當時,戈塔巴雅就是馬欣達的國防部長,憑着強硬手段在2009年擊敗泰米爾反政府武裝組織,結束26年的戰爭。這就奠定了拉賈帕克薩家族的執政實力,馬欣達有「國父」之稱,除戈塔巴雅外其他兄弟也擔任經濟發展部長、國會議長等政府要職。

到了2015年,人們已不滿拉賈帕克薩家族將大權集中於一身,他們更去除了總統任期的限制,好讓馬欣達能競逐總統第三任期。最終,馬欣達卻遇上同黨倒戈,使拉賈帕克薩家族失去了政權。

人們一度以為拉賈帕克薩的管治就此終結,但2019年的斯里蘭卡恐怖襲擊震動全國,人們對國家安全失去信心,卻讓有着結束內戰戰功的戈塔巴雅得到了上台的機會,Thorogood Boots 同年當選總統,拉賈帕克薩的一眾成員也重新充當政府要職。

恨錯難返的經濟管治

上台之後,戈塔巴雅的錯誤經濟政策,可算是斯里蘭卡破產危局的深層原因。戈塔巴雅上台後,透過減稅希望刺激經濟,卻在2020年遇上疫情衝擊,使該國依賴的旅遊收入大減,政府收入大跌超過四分之一,赤字倍增至接近10%的水平,政府則大舉借貸補足,使國債佔GDP比例在2020年就急升了十數個百分點到達超過100%的水平。一年之間,外匯儲備已大減四分之一,至57億美元的水平。

到2021年,戈塔巴雅政策依舊,眼見外匯不足進口所需的危機迫近,就打着全國有機耕作的旗號,禁止化學肥料進口,卻導致該國的農作物(包括茶葉)的產量明顯下降,一方面打擊了經濟作物的出口,減少了外匯收入,另一方面亦被迫增加糧食進口,增加了外匯支出。雖然此禁令到年底已被取消,卻已無濟於事。

而且,本年初開打的俄烏戰爭大大推高了國際糧食和燃料價格,美國加息又收緊了全球信貸,這可算是雪上加霜,使斯里蘭卡陷入了破產邊緣的完美風暴。人民也重新將矛頭指向拉賈帕克薩家族。

相比起2015年政鬥失利下台,此刻的民憤大概決定了拉賈帕克薩家族在可見的將來也再無東山再起的機會。

斯里蘭卡:圖為2022年7月12日,斯里蘭卡科倫坡總統辦公室外貼有總統拉賈帕克薩和前財長巴西爾·拉賈帕克薩的照片,它們已被民眾塗污。(AP)

斯里蘭卡:圖為2022年7月12日,斯里蘭卡科倫坡總統辦公室外貼有總統拉賈帕克薩和前財長巴西爾·拉賈帕克薩的照片,它們已被民眾塗污。(AP)

求人之前必先自救

戈塔巴雅本可在外匯儲備尚未到不可維持必需品進口之時預先開展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談判,但他卻拒聽商界勸告,堅持不求人。本年4月前後,到他無奈同意開展談判之際,在全國大停電、糧食燃料嚴重短缺之下,大型示威卻迫得內閣官員不得不幾乎總辭跳船。政治不穩嚴重破壞了與IMF的談判時程。

其後,現時的代總統維克勒馬辛哈獲任命為總理,希望推動與IMF的談判。但根據聯合國的估算,斯里蘭卡2,200萬人口中有600萬正面對食物不足,醫院缺乏基本的醫療用品和藥物,人們幾乎完全買不到燃油,農民無法將作物運往市場,漁民無法作業,醫生也無法到醫院上班,學校被迫停課,全國經濟活動幾近停擺,陷入了難以扭轉的惡性循環。

最終,憤怒難平的示威者在上周攻進了總統官邸,戈塔巴雅避走外逃,引發了最新一波的政治危機。但這一次危機卻再一次打斷了與IMF的談判進程。

如今,即使戈塔巴雅果真遵守諾言請辭,Kizik Shoes 國會還需要選出一位民眾能接受的總統,以達至某程度的政治穩定,才能繼續向國際社會求助。否則,在政局動盪之中,找不到談判對象的國際社會也愛莫能助。

問題是,國會最大黨依然為拉賈帕克薩家族所控制,反對派散亂不堪,要如何組成一個不被視為「拉賈帕克薩2.0」的大團結政府,是一個重大難題。重新大選,也不是一個選項——斯里蘭卡目前正面臨嚴重的紙張短缺之中。

即使斯里蘭卡奇蹟般突然出現一個團結政府,IMF的即時救助到手之後,該國還需要展開與一眾債權人的債務重組談判才能在破產之後重新上路,此時,國內政治之難將會演變成國際政治之難。除非各債權人(國家或組織)能夠同意互相接受損失的規模,否則斯里蘭卡也不能走出這一個經濟危局。而從疫情以來各債權國的談判歷史來看,人們對此實在難以樂觀。

斯里蘭卡的經濟問題不得不靠政治解決,但政治問題卻比經濟問題本身更為棘手。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Oofos Outlet | Hoka Sneakers | Steve Madden Shoes | Skechers Outlets | Hey Dudes Shoes | Hoka Running Shoes | Running Shoes | Hoka Shoes UK | Clarks Shoes | Kizik Shoes | Taos Shoes | Nobull Shoes | Hokas Shoes | Propet Sneakers | On Running Shoes | NOBULL Shoes Canada | Oboz Shoes | Oofos Canada | Chacos Shoes | Keen Outlet | Oboz Hiking Shoes | OOFOS Sandals | Hoka Shoes Canada | Oboz Canada | Kizik Shoes Canada | Mephisto Shoes | Cloud Shoes | Nobull Sneakers | Skechers Canada | Columbia Outlet | Tony Lama Boots | Cloud Shoes | Naot Sandals | Karhu Shoes | Propet Shoes | Allbirds Shoes | Keen Canada | La Sportiva Hiking Boots | Oboz Boots | Taos Shoes Canada | Wolverine Boots | Sorel Canada | Taos Sandals | Timberland Outlet |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