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日,創紀錄的選民人數將參加巴西大選,一些觀察人士認為這是對該國政治制度的「關鍵考驗」。

超過1.5億人將投票選擇州長和地方議員,以及國會議員和參議員,但重點無疑將放在現任總統雅博爾索納羅和前總統盧拉之間的總統競選對決上。

在民意兩極分化的大背景下,總統競選的結果 – 如果11名候選人中沒有任何一位獲得超過50%選票,得票最高的兩人進入第二輪決選,之後產生勝者 – 將在拉丁美洲最大和人口最多的國家的邊界之外產生反響。

全世界都已經在關注巴西選舉。也許最直言不諱的是美國 – 在現任巴西總統公開質疑該國的電子投票系統之後,美國呼籲博爾索納羅政府要「尊重民主進程」。

 

A young black woman with the name of former president Lula written on her glasses 

Reuters
民意測驗結果顯示,前總統盧拉有可能重新上台執政

最近(9月22日),聯合國發表聲明,敦促巴西當局、候選人和政黨「確保即將舉行的大選是和平的,並防止與選舉有關的暴力」。

根據巴西最高選舉法院(TSE)的數據,預計將前往巴西進行民意調查觀察選舉的國際組織數量是創紀錄的。

但熱鬧的氣氛並不是全世界人民觀看10月2日投票的唯一原因。

亞馬遜問題

從兩位主要候選人的環境記錄來看,世界上最大的熱帶雨林的未來可能在這次選舉中受到威脅。

在盧拉擔任巴西總統的兩個任期(2003-2010)期間,他通過遏制該地區的非法採伐,採礦和養牛,監督亞馬遜森林砍伐速度的降低,保護亞馬遜在緩解氣候變化的努力中發揮了巨大作用。

雖然在博爾索納羅在2018年大選中獲勝之前,亞馬遜雨林的破壞率已經上升,但自2019年1月他宣誓就職以來,破壞速度有相當大的加快:巴西亞馬遜環境研究所今年早些時候發佈的一份報告稱,在博爾索納羅政府的監督下,森林砍伐增加了近57%。

A scorched area in the Amazon lies by a green area 

Reuters
巴西亞馬遜環境研究所早些時候發佈的一份報告稱,博爾索納羅在2018年上台後亞馬遜雨林的破壞率上升

這位極右翼的總統公開支持在亞馬遜河的商業勘探,並特別反對保護原住民土地。他是自1988年以來第一位沒有簽署劃定原住民土地的巴西領導人。

外國政府和環保組織對這種情況表示擔憂。綠色和平組織發言人泰伊斯·班瓦特告訴英國廣播公司,這次選舉「需要發出一個信息,即放棄我們的環境遺產是不能容忍的」。

班瓦特說,科學家們已經警告,亞馬遜正在接近所謂的臨界點,森林將在乾旱,火災和砍伐樹木等事件後失去自我再生的能力。

他說:「在過去近四年中,博爾索納羅政府的言辭,行動和措施都表明了他對環境保護機構、土著人民、環境活動家和民主的蔑視。」

博爾索納羅在國際上採取了更加溫和的立場:在9月份的聯合國大會上,這位總統聲稱他的環境記錄沒有得到媒體的公正報道。

他說:「在環境和可持續發展方面,巴西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也是世界的一個參考坐標」。

巴西在經濟和政治上都很重要

巴西不僅是拉丁美洲最大和人口最多的國家,是世界前15大經濟體之一,也是全球商業某些領域的主要角色。

巴西鐵礦 

Getty Images
巴西是世界鐵礦石,大豆、牛肉等大宗商品主要生產國,也是美國和中國的主要貿易伙伴。圖為巴西鐵礦

巴西是大豆、牛肉和鐵礦石等大宗商品的主要生產國,也是美國和中國的主要貿易伙伴。因此,一次動亂的選舉,或選舉後出現動亂,是一種也引起國際關注的可能性。

巴西社會學家和國際關係專家萊昂納多·豐特斯認為,由於博爾索納羅對電子投票系統的反覆質疑,該國「年輕的民主」將受到考驗,這導致人們猜測,這位綽號為「熱帶特朗普」的人的支持者可能會像特朗普支持者2021年1月6日在美國國會大廈所做的那樣,發動一個巴西自己版本的選舉後騷亂。

豐特斯解釋說:「幾個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正受到威脅,我們已經在巴西看到了出現類似情況的跡象。」

他說,需要看看博爾索納羅在選舉失敗的情況下會怎麼做,但公平地說,民主制度正在巴西受到考驗。

博爾索納羅的煽動性言論還伴隨著立法放寬巴西的槍支所有權規則。根據巴西安全智庫「我愛和平研究所」(Sou da Paz)分析的巴西軍隊和警方的數據,自2018年以來,私人手中的槍支數量翻了一番,達到近200萬支。

「我愛和平研究所」的執行董事卡羅琳娜·里卡多說:「今天我們巴西已經有一支真正的武裝平民軍隊,這種情況非常令人擔憂。」

A man wears a pro-gun t-shirt with a necklace with bullet pendant 

Getty Images
自2018年以來,巴西私人手中的槍支數量翻了一番,達到近200萬支。圖為支持擁有槍支的一個標誌

人們還擔心真正的巴西軍隊在選舉後可能發揮的作用。巴西在1964年至1985年間由軍方統治,博爾索納羅總統是前陸軍上尉,其副總統漢密爾頓·穆勞是一名將軍。但專家們不久前告訴英國廣播公司,他們沒有看到軍方內部策動政變的興趣。

另一個戰場是虛假信息戰線。在競選期間,人們特別擔心使用社交媒體傳播謠言,特別是巴西人最常用的即時通訊社交媒體軟件WhatsApp。

在接受巴西報紙《聖保羅時報》採訪時,WhatsApp巴西公共政策主管達裏奧·杜里根表示, 10月2日的投票對這家元宇宙(臉書)旗下的公司來說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投票。

杜里根說:「這是一個兩極分化的國家,經營環境艱難」。

左右路線之爭?

巴西大選總統候選人 

EPA/Reuters
政治科學家們從全球政治的大背景來看待巴西政治的左右之爭

巴西最近的民意調查顯示,盧拉較大幅領先博爾索納羅。雖然這並不一定意味著前總統將獲得足夠的選票來避免第二輪決定性選舉投票,但民意調查也表明,這位左翼政客將在第二輪投票中擊敗現任總統。

對於觀察過去幾年各國極右翼領導人崛起 — 最近一次是梅洛尼在意大利大選中的勝利 — 的政治科學家來說,如果盧拉獲勝,將是一股相當規模的逆流。

倫敦國王學院巴西和拉丁美洲研究院的講師維尼修斯·德卡瓦爾霍博士認為。「巴西是一個經濟和政治上都很重要的國家,所以這確實會代表著極右翼的挫折。」

德卡瓦爾霍博士補充說:「巴西大選在全球左、右政治力量雙方都取得重大勝利之際舉行。」 他所指的是哥倫比亞去年六月左翼總統首次當選。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Hoka Sneakers | Skechers Outlets | Running Shoes | Kizik Shoes | Taos Sandals | Nobull Shoes | Oofos Canada | Keen Outlet | Oboz Hiking Shoes | OOFOS Sandals | Hoka Shoes Canada | Oboz Canada | Kizik Shoes Canada | Mephisto Shoes | Cloud Shoes | Nobull Sneakers | Skechers Canada | Tony Lama Boots | Naot Sandals | Propet Shoes | Keen Canada | Oboz Boots | Taos Shoes Canada | Brooks Shoes Canada | Wolverine Boots |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 Chippewa Boots | Converse Shoes | Sam Edelman Boots | Justin Boots | Vionic Shoes | Born Shoes | Danner Outlet | SAS Shoes | NAOT Canada | Ecco Canada | Hey Dude Sale | Boots UK Sale | Born Boots | Clarks Boots UK | Bates Boots | Dolce Vita Boots | Georgia Boot | Carolina Boots | Tecovas Boots | Double-H Boots | Merrell Boots | Bionica Shoes | Mephisto Boots | Danner Boots | Salomon Boots | OOfos Shoes | Dolce Vita Shoes | Naot Shoes Womens | Brooks Running Shoes | SAS Sneakers | Vans Outlet | Thursday Boots | Red Wing Boots | Danner Boo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