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一條很受歡迎的人行橋發生坍塌造成大量遊客掉入河中的事故發生後,各方仍在追問各種問題。

周日(10月30日)晚上發生在小鎮莫爾比的這一起慘劇是印度多年來最嚴重的悲劇事故之一,事故造成135人死亡,當中大多數是婦女、兒童和長者。

事故發生時,這條有135年歷史的吊橋在維修後重開才五天——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BBC採訪了一些倖存者、先遣救援人員、當地記者和官員,試圖拼湊出這場本可避免的悲劇全貌。

當地居民和記者將事件歸咎於運營吊橋的公司——警察和地方當局也被指失責。

災難發生前的幾分鐘

周日傍晚18:30過後,馬赫什·查夫達(Mahesh Chavda)和他的兩個朋友買了票,就踏上了莫爾比這條搖搖晃晃的吊橋。

在政府的旅遊網站上,它被形容為一個「技術奇蹟」,而且大受遊客歡迎——它是馬赫什從小最喜歡去的地方之一。

 

這座吊橋建於19世紀末英國統治印度的時期。 

BBC/Geeta Pandey
這座吊橋建於19世紀末英國統治印度的時期。

橫跨墨丘河(Machchu river)的這座吊橋長230米(754英尺),連接達巴加爾宮(Darbargarh Palace)和拉赫迪爾吉工程學院(Lakhdhirji Engineering College)。關於它的具體建成日期說法不一,但是當地人說,它是在1880年代由當地的大君瓦吉·塔科雷(Waghji Thakore)修建的。

「我曾經和我父母一起來,最近幾年,我每個星期天都會朋友們一起去那裏,」馬赫什說。

他說在上周聽說吊橋重開之後非常「興奮」,然後18歲的他就和朋友們決定要繼續他們的這個逢周日晚上的常備節目。

馬赫什坐在醫院的牀上,脖子上套著塑料頸套,向我講述他們走近吊橋的時候,能夠看到橋上的人已經過多了。

救援小艇仍在事故位置附近搜索失蹤者。 

EPA
救援小艇仍在事故位置附近搜索失蹤者。

「於是我們就想等一等,但是檢票的人說我們必須向前走。我們踏上去的那一刻,橋就塌了,」他說。

馬赫什和他的朋友們所站的那一段橋翻過去了,他們被拋進15米下的河裏。

這三個少年受了傷,但活下來了。

但是其他一百多人卻沒有。這次災難摧毀了很多家庭,他們很多是家中多個成員在這次晚間過橋遊玩期間遇難。

關於修橋狀況的指控

很多人現在都在問,怎麼會發生這種規模的悲劇,以及為什麼沒能避免意外?

這座橋是在上周三重新向公眾開放,以配合古吉拉特新年。

一天前,2008年開始就簽約承包維護和運營這座橋的奧雷瓦集團(Oreva group)老闆傑蘇克·巴伊·帕特爾(Jaysukh Bhai Patel)在記者會上表示,修復工程花費了2000萬盧比(24.2萬美元;21.12萬英鎊)。

 

「未來8到10年,這座橋都不會有事。而如果是負責任地使用它的話,橋在未來15年都不用維修,」《印度時報》(Times of India)這樣引述他的說法。

報道指,他讚揚修復工作和機械工程,以及該公司聘請的承包商。

周日的意外發生後,警方已經逮捕了與奧雷瓦有關聯的九個人——包括在該企業受薪的兩名經理和兩個檢票員,還有該公司聘用的兩個承包商和三名保安。

他們被以過失殺人方向進行調查,並不涉及謀殺。

BBC試圖聯絡奧雷瓦公司,請求對有關的指控作出回應。

上周較早前,一名公司發言人向《印度快報》(Indian Express)表示,當時在橋的中段有太多人,而且有些人還在故意讓橋晃動起來。

奧雷瓦集團也被指涉及其他失誤,包括未能從當局取得運營吊橋的許可等。

當地行政主管桑迪普辛·薩拉(Sandipsinh Zala)在周一向記者表示,奧雷瓦集團在重開吊橋前,尚未獲發安全證書。

但是很多人質疑的是,為什麼一家以製造鐘錶著稱的公司會被允許維修一座橋。該公司還生產照明產品、電動單車和家用電器。

薩拉沒有接我們的電話,也未回復我們的訊息,但是他辦公室的一名助理告訴我,奧雷瓦集團最初是在2008年從地區行政當局那裏贏得了一份租賃吊橋的合同。

「薩拉在3月剛剛續簽了該合約,」這名助理說。

BBC看到了一份協議副本,有效期為15年——即直到2037年3月。

協議還列明,該公司承擔維護和安全責任,同時也保留門票收益。

2022年10月31日,在印度古吉拉特邦莫爾比舉行的葬禮中,人們抬著吊橋倒塌的部分遇難者遺體。 

EPA
本周,莫爾比已經舉辦了數十場葬禮。

根據文件,該公司被允許將票價定在成人票15盧比和兒童票12盧比,但每張票還會收取2盧比的額外費用。

當局承諾將會進行全面調查,一個特別調查團隊已經設立,查究災難成因。

誰該為橋上過多人負責?

在莫爾比有關事件的所有記述都指,光是被允許同時上橋的人數就能造成吊橋的坍塌。

大多數人都說,橋上最多只能同時有100-150人,但很多目擊者估計,當時橋上有500多人。

很多人在黑夜中被拋入河中。 

AFP
很多人在黑夜中被拋入河中。

長期住在莫爾比的資深記者普拉文·維亞斯(Pravin Vyas)說,他住在吊橋附近,但從沒見過橋上有那麼多人。

「因為是周日,而且是印度排燈節一周長假的最後一天,當地人和遊客一下子那麼大量地出現。很多人也是因為在兩年的新冠封鎖後能出來慶祝,感到很高興。」

「了解同一時間能允許多少人上橋而保證安全,是管理方的責任。但是讓更多人上橋又對他們有好處,因為是收門票的,」他說。

維亞斯表示,鎮上管理當局和警方也不能脫責。

「重開之後,每天有幾千人來這座橋,所以當局不能說他們不知道,因為奧雷瓦集團就沒向他們要許可。」

批評者想知道,一個每天吸引數千當地人和遊客的地方,怎麼會沒有處理緊急事故的安全措施?

他們質疑,附近怎麼會沒有警察,沒有司機,也沒有小船。

地區行政部門堅稱,保持遊客安全是運營企業的責任。

另一位地區法官穆哈爾(NK Muchhar)告訴我,他們對於應對這次危機的迅速反應感到驕傲,他們啟動的大規模行動救了很多人的命。

他說:「我們在10分鐘內就找到了潛水員、游泳者、繩索、船隻和消防人員。」

但是很多卻指出,假如不是有包括當地人和附近河岸新寺廟建築工人在內的首批響應者,死亡人數會更高得多。

尼蘭簡·達斯(Niranjan Das)當時剛剛在寺廟工地完成一天的工作,和同事們一起坐在橋邊上,看著小鎮的夜幕降臨。

「我們看到人們緊緊抓住橋的坍塌部分,」他說。

他和七個同事一起,用建築工地的繩索將自己放到距離水面較近的位置。

「我們救了八個人,還拉出了幾十具屍體。」

他指著自己手上,還有一個參與救援的同事腳上的傷痕。

61歲的帕爾巴特·戈文德(Parbat Govind)兩年前搬到了莫爾比,在寺廟當監工,他當時也在,目擊了災難發生的過程。

「那些傷痕會痊癒,」他說,「但是我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看到的一切,我們永遠忘不了那些慘叫。」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Hoka Sneakers | Skechers Outlets | Running Shoes | Kizik Shoes | Taos Sandals | Nobull Shoes | Oofos Canada | Keen Outlet | Oboz Hiking Shoes | OOFOS Sandals | Hoka Shoes Canada | Oboz Canada | Kizik Shoes Canada | Mephisto Shoes | Cloud Shoes | Nobull Sneakers | Skechers Canada | Tony Lama Boots | Naot Sandals | Propet Shoes | Keen Canada | Oboz Boots | Taos Shoes Canada | Brooks Shoes Canada | Wolverine Boots | Kate Spade Outlet Online | Chippewa Boots | Converse Shoes | Sam Edelman Boots | Justin Boots | Vionic Shoes | Born Shoes | Danner Outlet | SAS Shoes | NAOT Canada | Ecco Canada | Hey Dude Sale | Boots UK Sale | Born Boots | Clarks Boots UK | Bates Boots | Dolce Vita Boots | Georgia Boot | Carolina Boots | Tecovas Boots | Double-H Boots | Merrell Boots | Bionica Shoes | Mephisto Boots | Danner Boots | Salomon Boots | OOfos Shoes | Dolce Vita Shoes | Naot Shoes Womens | Brooks Running Shoes | SAS Sneakers | Vans Outlet | Thursday Boots | Red Wing Boots | Danner Boots |